幽暗城怎么去奥格瑞玛幽暗城日游幽暗城怎么去

100

研究了一番幽暗城的地形圖,陸離有點幽暗城怎麼去奧格瑞瑪納悶,爲什麼大家把這個城市描述的那麼可怕呢,雖然是下去的,但是下去有電梯,下去之後出門就是第二區域,往外走就是第三區域。

多麼的井然有序!把地圖扔進背包,陸離啓動了欺詐寶珠,變成了一個骨頭架子,適應了一下之後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幽暗城。

當然,他至少還知道見到人繞行,免得靠近了被揭穿僞裝。

按照地圖指示的方向,陸離走進了所謂的電梯房,那是一個類似於圓柱形的升降梯,有時候會上來,然後就下去了。

陸離等的這個上來正好沒人——這樣就不用和別人同時做一個電梯增加被發現的風險,於是他便屁顛屁顛的踏上電梯的底座……但是似乎有點不對勁啊。

陸離只覺得腳下一空幽暗城怎麼去奧格瑞瑪,那電梯就在他的視線中越來越遠。

納尼,什麼鬼啊!爲什麼電梯會在他即將踏上去,還沒有完全踏實的情況下降落,難幽暗城怎麼去奧格瑞瑪道電梯不等人的嗎,而且爲毛電梯降落的速度那麼快,比自由落體的速度快那麼多,你這是要摔死寶寶嗎?一般人根本反應不過來,估計大呼小叫的就摔死了。

但是陸離不一樣,他不是一般人,他第一時間就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然後幾乎不用思考,下意識的就開始採取措施。

盜賊職業比較耐摔,一般的高度都摔不死。

幽暗城電梯:咱可不是一般的電梯!所以陸離很快就發現這個高度超乎想像,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就算是德魯伊更耐摔一點,也必然是一個摔死的結局。

恢復人形!疾風步!無敵的狀態挽救了他一命,不然鐵定會成爲一個死在幽暗城電梯裡的聯盟玩家。

電梯的底部居然還有幾個虛幻的墓碑,說明這裡剛剛有人死去沒多久——剛死的時候是屍體,一旦玩家復活離開就會變成虛化的墓碑,再過一段時間墓碑也會幽暗城怎麼去奧格瑞瑪消失。

會摔死的不止他一個,陸離心裡稍微得到了一些安慰。

正要出電梯,陸離的眼睛餘光突然掃到了兩個巨大的縫合怪,他猛地剎住腳步,幸好及時停下來,不然就要撞上去了,這種主城的衛兵怪等級都非常高,陸離鐵定要被直接錘死。

連忙接通鐵飯碗派來協助他的人。

這兩個玩家問清楚他所在的位置之後,很快就出現在他的面前。

兩個人的職業素養都不錯,什麼話都沒有多問,直接就過去和npc搭起話來,他們的作用就是這麼的簡單。

比如問問縫補怪衛兵,理髮店怎麼走啊,某某藥劑大師最近是不是在家。

你說你一個禿子,問什麼理髮店,還有某某法師在不在家關我屁事,他們一個傳送法術就不知道去哪兒了,我一個小衛兵不想活了去打探這些。

兩個衛兵被纏得頭昏腦漲,根本沒發現剛剛從電梯房裡出來的玩家有奧格瑞瑪去幽暗城什麼不妥。

出去之後,就是一個高台,挺陡峭的,連接著最中央的是玩家個人倉庫和公會倉庫,不少人圍在那邊從倉庫里取放東西。

陸離研究了一下路段,選擇從下面的一個缺口走進去。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迷路了。

地圖,地圖放哪裡去了!看了半天,翻過來調過去的看都看不明白自己在什麼位置,無可奈何之下,陸離只能繼續求援。

「哥,你到底想找啥,不告訴怎麼幫你找,」其中一個穿紫色牧師袍子的男玩家——姑且稱呼他爲基老紫,他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傭兵團規定不能打探僱主的祕密,但是僱主這種聯盟玩家來幽暗城逛街是什麼套路。

「唉,其實我也不清楚,」陸離嘆道。

關於究竟落在何處,日記上記得也不清楚,撿到殘頁的人更是無從尋找,陸離只能一邊看一邊慢慢品味日記上的話,就指望著某一刻突然恍然大悟。

幽暗城怎麼出去「那行吧,可是這個地方你已經來過兩次了,」基老紫覺得自己有義務提醒陸離一下。

「咳咳,我又不是某些人,怎麼可能不知道我來兩次了,可是我剛才一個是左轉,一個是右轉,怎麼都會折返到這裡呢?」陸離很納悶。

「因爲這是個圓的啊!」基老紫有些抓狂。

「那你帶路,我跟在你後面看就行,」陸離終於承認這個城市很逆天,希爾瓦娜斯女王估計是想讓入侵而來的敵人自己繞死自己。

好在兩個傭兵團派來協助的人都是幽暗城的地頭蛇,據說閉上眼睛都不會迷路。

他們帶著陸離在各個區域穿行著,基老紫還非常周到的配上了語言解說。

「這個藥劑店是專賣毒藥的,那老法師,臉是一半白一百黑,連頭髮也是,所以大家都戲稱他是陽法師,他是個沒啥用的npc,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任務……」「等等,」陸離終於恍然大悟了幽暗城電梯。

這一半白一般黑,豈不就是日記里記載的,而且他上輩子看的攻略,似乎也提到了什麼陽法師之類的東西,只是沒記清楚出現在哪一段。

陸離帶著哼哈二將走進了藥劑店。

「歡迎光臨小店,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幫助你們的嗎?」果然是個一半白一半黑的人,他可能也是對自己絕望了,乾脆連衣服也是一半白一半黑的穿。

「呃,想買點毒藥,」陸離觀察著這個藥店,試圖找到一點線索。

櫃檯一目了然,就連和櫃檯連在一起的那個工作檯也沒太雜亂的東西,並沒有陸離想找的東西。

「想要什麼毒藥,老鼠藥,還是蟑螂,幽暗城什麼都好,就是這兩點不好,」老法師嘆了口氣。

他是一個亡靈——帶著皮肉的那種,所以看起來只是枯瘦如柴,和人類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來一包蟑螂藥吧,最近家裡多了幾隻蟑螂,怎麼殺都殺不乾淨,」陸離隨口胡扯。

「那不是幾隻幽暗城怎麼去,那是一窩啊,而且他們還特別能生,一生就是一堆,子子孫孫繁衍不斷,我給你包一大包!」老法師略顯激動的說道幽暗城怎麼去奧格瑞瑪,他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爲盜賊提供毒藥的那種毒藥傷,他賣的都是老鼠藥之類的東西,誰特麼在遊戲裡買老鼠藥。

所以,他的生意就一直不是很好。

之前有些人以爲這裡有什麼任務,所以會試探性的購買,自從大家確認這個陽法師就是一個鑽研老鼠藥的無用藥劑師,就再也沒有人光顧了,陸離是他這一周來第一個客人。

不過陸離此時根本沒有心思去感謝他的好意,因爲他已經找到了《龍語傻瓜教程》的第四章!就在旁邊那個桌子的一個桌子腿下面!那個破桌子估計不太穩當,所以就墊了點什麼東西,殘本的厚度正正好好。

如果不是那呈現在外面的紙張上有陸離熟悉的龍語文字,而且質地也和他之前收集到的差不多,他很難相信幽暗城怎麼去奧格瑞瑪自己千方百計在尋找的東西正扮演著墊桌子的偉大任務。

「這位客人,客人?」陽法師提高了聲音。

「唔陸離指了指墊桌子的那個殘本,問道:「這個是哪兒來的?」「在外面採藥的時候撿到的,你想要啊?」陽法師嘿嘿一笑。

「呃,我就看著挺有意思的,」陸離悚然,糟糕,不該這麼快暴露自己的目的,剛才一時不查,這下子被揪住要害,想要談判就陷入被動了。

「想要的話,就必須付出代價,」果然,老法師圖窮匕首見:「光買蟑螂藥不行,你必須把老鼠藥也買了,我才能把它送給你。

」「呃,蟑螂藥和老鼠藥都多少錢啊,」陸離不敢鬆氣啊,他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誰讓他送上門給人家宰呢。

「蟑螂藥五個銀幣,老鼠藥,嘿嘿,這就不便宜了,最少也得二十個銀幣,」老法師奸笑著說道。

「噗!」陸離和哼哈二將一幽暗城天災蝙蝠起倒地不起。

「給錢!」陸離上去把《龍語傻瓜教程》抽出來拿在手裡,指使著基老紫去付錢,他是聯盟玩家,能不靠近部落npc的話,他就不想靠近,不然暴露出身份就麻煩了。

如果是幾千幾萬金幣,基老紫可能還要擔心一下陸離的信用問題。

然而這時二十五個銀幣的問題,基老紫絲毫沒有這方面的顧慮,他甚至都已經決定免去這部分費用了,真真實實的微不足道。

花費如此小的代價就拿到了任務物品,陸離非常滿意的用爐石回到了自家的家。

爐石就是這麼好,讓他不用原路返回。

殺了他,他也不想再去找回去的路,也不想去碰那讓人動不動就讓人摔死的電梯,幽暗城的玩家真不容易啊,感覺城裡比城外要危險一百倍。

他決定以後再也不踏足幽暗城了。

陸離走了之後,老法師將陸離放在櫃檯上沒有拿走的老鼠藥拿起來,湊近嘴邊了,品味良久之後才陶醉的嘆了口氣:「這是半神戒指的氣息啊,沒想到會在瑪法里奧之外的人身上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