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博棋牌:中土世界地图在写指环王前托尔金亲手

100

托爾金()是如何憑一己之力創造出《指環王》的呢?答案很簡單,他一筆一筆寫出了《指環王》。他從1937年開始筆耕十幾年,創造出了這部奇幻文學裡程碑式的作品,向世人呈現了一個龐大夢幻的中土世界。

不過除了寫,托爾金還會畫。在寫書期間,他還花了不少地圖和一些草圖,既能幫助讀者更好地理解他筆下這個龐大的世界,也能讓自己更方便地構築中土世界。對於托爾金來說,寫作與繪畫密不可分,相輔相成。

《指環王的藝術》一書對托爾金的手稿做了詳細介紹和分析。這部書由研究托爾金作品的著名學者Wayne 和 Scull所著,爲紀念《指環王》三部曲誕辰60周年而發行。書中收錄了超過180份草圖、圖標、地圖、題詞以及托爾金自創語言的字母表,其中有100份是首次面世。

研究托爾金的手稿會讓你更深刻地了解了《指環王》。首先很明顯的一點是,托爾金對創造《指環王》幾乎著了魔。無論何時何地,他都在畫或者寫,他的手稿邊緣處都是信手塗鴉,也有精心繪畫。有的草圖很明顯經過了精心雕琢,比如《霍比特人》里的地圖、《指環王:護戒使者》的地圖、至尊魔界上的銘文和一副都靈之門的圖。但托爾金對此仍不滿足,認爲自己的圖畫都是「業餘的」,「有毛病的」。

托爾金看起來並不太在意作畫材料,「聖盔谷和號角堡」一圖就是在一張廢棄的牛津大學作業紙上畫的。托爾金運用透視法,形象地用繪畫展現了《指環王:雙塔奇兵》中對這座城堡的描寫:「在聖盔谷的入口、聖盔之門前,北方的峭壁上有一座巨石伸出;在那底下有一道遠古所建造的高牆,牆內則是一座聳立的高塔……古代的人類也將這道高牆,從號角堡延伸到南邊的峭壁,完全阻擋住峽谷的入口……」可以想像,托爾金當時正在批改一份學生作業,突然腦海中浮現出高聳的城堡和深邃的峽谷,思考這些場面在小說人物眼裡該會是什麼樣子。

從托爾金的彩鉛手稿「莫利亞西門」一圖中,我們可以看到托爾金爲構思中土世界地理環境和歷史線索做的努力。托爾金用畫本身進行敘述:高聳懸崖下隱藏的暗門,凸顯了護戒小隊在看到莫利亞時的畏懼之情。與此同時水中監視者伸出的細小觸手預示危險即將來臨。

《指環王》中的中土世界要比《霍比特人》中比爾博探索過的領域大得多,無疑對於托爾金來說是個龐大的任務:羅斯洛立安、剛鐸;末日火山、埃多拉斯;強獸人、戒靈。紛繁複雜的地理、種族和文化信息等待托爾金去豐富,風格迥異的建築和多變的環境等待托爾金去構思,人爲景觀和自然風貌等待托爾金去完善。托爾金將這些要素都放進地圖裡,轉變成文字。難怪《霍比特人》出版後過了17年《指環王》才面世。

在「薩魯曼的歐散克塔」一圖中,我們發現托爾金在測試自己的想法。這裡他畫了一個圓潤纖細的層疊塔,與《雙塔奇兵》中一幅早期草圖相似。後來,他又做了一些修改後,筆下的這座塔變得風格更凌厲了:「塔尖高聳像海中的孤石,閃著黑光,由四塊巨大的多邊形黑曜石組成。」在托爾金的創作過程中,畫稿與文稿相互影響。

歐散克塔

托爾金對自己的作品孜孜不倦地進行修改。從「早期夏爾地圖」中我們可以看到紅色筆跡和藍色筆跡下面的鉛筆痕跡,他用虛線和點線代表佛羅多、山姆的冒險路線或是一些區域的邊界線,右上方他用淺色鉛筆劃圓圈代表精靈。最終這幅地圖最終版收錄在《指環王》中,以幫助讀者理清故事脈絡線索。作爲草稿,這些圖對托爾金幫助也很大。托爾金的主要參考圖是「中土世界第一份地圖」。隨著《指環王》故事不斷豐富,托爾金也在這幅地圖上不斷添加新元素。

早期夏爾地圖「中土世界第一份地圖」

地圖也展現了《指環王》中人物的經歷路線。《指環王1:魔戒再現》中,故事由三個路線不同的隊伍開始:甘道夫、阿拉貢和精靈萊戈拉斯;皮平、梅麗和樹胡;佛羅多、山姆、咕嚕姆和博羅米爾。還有兩張圖表,名稱爲「落汗、剛鐸、魔多地圖」和「在魔多的經歷路程和日期」,我們可以看出托爾金對於細節的追求,力圖把佛羅多和山姆的冒險經歷記錄到最後一毫米路程。托爾金甚至還用等高線表明山脈坡度。爲什麼要做這麼複雜的工作?因爲創作奇幻小說也需要設計合理的時間空間線索,托爾金要讓佛羅多和山姆前往末日火山的時間線與阿拉貢在黑門戰鬥的時間線同步。托爾金在一封給出版社校對的信中透露了自己的寫作過程。他說他「先畫出一幅地圖,再根據地圖填補故事」,還說「若是從故事中總結出地圖的話會更累人」。不知後來的「龍與地下城」遊戲會不會就是受託爾金根據地圖填補故事的寫作手法啓發而來。

「落汗、剛鐸、魔多地圖」「在魔多的經歷路程和日期」

托爾金的創作藝術也爲他自己來了歡樂。他不僅寫了《指環王》故事,還製作了在《指環王》中出現的書籍和藏寶圖中土世界地圖,比如《指環王1:魔戒再現》中的《撰史之書》。這些精心編寫的假書企圖告訴人們《指環王》並不是托爾金憑空虛構的,而是他研究編纂古代傳奇故事得來的。雖然托爾金寫的是傳統魔幻作品中土世界地圖,但他骨子裡還真有一些後現代文學藝術氣質。

《指環王的藝術》告訴我們了一個重要事實:將文字轉換成圖片不僅僅是電影製作者的工作。有些人抱怨說彼得·傑克森的《指環王》電影版本太深入人心,以至於讓人忘記了小說本來的風貌。而通過托爾金的手稿我們發現,即使是小說作者本人,也對其作品圖像化有著自己的強烈主觀印象。

托爾金在1937年的一封信中提到自己抽屜里有「一些畫」,不過這些畫與小說主線劇情無關,只描繪了一些《霍比特人》故事開始之前的一些神話和中土世界邊緣地區。中土世界有些地方托爾金還沒有詳細寫到,這些畫或許能填補這個空白。這些地圖、繪畫、塗鴉使中土世界未被開發的角落都能讓讀者產生無限遐想。托爾金的好友 Lewis曾說:「托爾金創作的世界好像在他動筆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翻譯:張杭

······ ······ ······ ······ ······ ······ ······ ······ ······ ··· ··

想要獲取更多有意思的內容,請移步界面網站首頁(),並在微博上和我們互動,調戲萌萌噠歪樓菌→【歪樓】(請猛戳)。

你也可以關注樂趣頻道的微信公衆號【歪樓】: